是莫凉啊💦

One word keep for me in thy silence,O Wolrd,when i am dead,"I have loved."

为什么非要把那两个人凑在一起呢。你那句话有很大的漏洞啊宝贝儿。


【雷安】晚安?我爱你?

都说人死前,会有幻觉,会有走马灯,走马灯里面有着人这一生的记忆。

现在看来,似乎是真的呢。

但是,这黑白的一幕幕中闪过的色彩鲜艳的东西……是……雷狮?

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来一点药了。为什么会看见他呢?他闭上眼睛。

“恶党……?”

在说出这句话之后,他就再没了知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次醒来,已经不再被温暖的阳光照射了。

由于全身的酸痛,他并未成功的坐起来。耳边传来小小的哼声,安迷修睁开眼,却发现眼睛被黑布包着。

“这是……?”

“傻子,这是我家。”那人戏谑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。安迷修愣了愣,他当然记得这声音的主人。不仅知道,还与他有过深切的交流。

“雷狮?!”

他看起来真惊讶。雷狮这么想,被所谓的恶人救了感到不可置信吗?

“怎么?我还不屑于乘人之危。尤其是你,安迷修。”

雷狮这么说。他的眼里是深沉的海洋,此刻似是酝酿着即将到来的风暴。

可惜安迷修看不见。但他敏锐的感受到了雷狮周围的低气压,于是他笑了。

与往常一样,纯粹的笑容

“谢谢你。”

雷狮盯着他。

虽说在他道完谢后雷狮就没再说话,但安迷修感觉他们的气氛并没有闹僵。

“雷狮?”

他试探般轻轻叫了一声,发现雷狮的呼吸依旧平稳。

“今晚月色真美。晚安。”

在他入睡后雷狮睁开了眼睛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轻微的声音被风吹散,再没有机会进入那个应该听到他的人的耳朵里。

【ALL金】心跳加速

可能是个长篇啥的……。


黑金睁开眼睛,对于现在的处境有些不明。

这是………什么阵仗???

“??????”

望着眼前的一众人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这不是金的那些朋友吗……他又闯什么祸了,让他们摆出这样一副脸色。就连这个……安迷修?(大概叫这个的吧反正就那个老好人)都摆出这样一副凝重的神色。

唉。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他冷静的做了起来,却意外的发现身上没有衣物的遮掩。

他黑着脸,将身上的被子又往上拉了点,还在被子虽短,但能遮个七七八八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??”

“金……”安迷修看了一眼他,“你怎么能,”

“未经公主殿下同意就和她做了那种事??!!”

???

“公主殿下????谁啊???”

看着黑金一脸不自知,安迷修眼中怒火更甚。

“不要对在下装蒜。公主殿下已和在下等人说过了。”


梗

大体没想好,大概就是雷和安身体互换吧——。


下面是片段。

雷狮回想起他一上午受到的热情款待,有些冷漠。

……这家伙还挺受欢迎啊。

不过也挺可怜的,都一个上午了,也没有人认出安迷修这壳子里是他雷狮。

真惨。

他用手撑着脸颊,面上没有带上安迷修以往温和的笑意。雷狮觉得这蠢的要死————一个人相处的时候不应该是放松的吗——?

然后就啥啥啥的。



是关于安的感想啦

安迷修这种人真的只适合在床上哭。

那么坚强努力的人,被生活中的琐事给击倒,实在是太令人难过啦。


私信ALL安tag……ε-(´âˆ€ï½€; )

如果不便的话会删掉哒


【雷安】

……睡前练笔……?



“雷狮。”

“你嚣张。”

【你嚣张】

“你任性。”

【你任性】

“你不讲理。”

【你不讲理】

“还总是自以为是。”

【还自以为是】

“……最讨厌你了。”

【但我最喜欢你了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以,这算什么呢。

不可能能算是爱人之间的冷战,雷狮坚信安迷修不会这么幼稚。

“大哥。”

雷狮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桌面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场。卡米尔不动声色的提了提围巾。

“怎么样,找到了吗?”

卡米尔摇了摇头。雷狮啧一声,紧皱的眉头像是能夹死苍蝇。他站起身,来回在房间里渡步。

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ALL安 酒后失格(上

※有R描写,看情况,可能是瑞安或者雷安也可能是3.p

安迷修没怎么在宿舍里见到过这个人。他笑着伸出手,轻轻挥了挥。
格瑞看着安迷修的眼睛点点头,那淡淡的紫色映入安迷修的碧瞳。安迷修暗暗想着,他可真好看。那种美丽不同雷狮的霸道张扬,是一种安静却不温和的美。

格瑞也没有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上安迷修。
他看着他温柔的笑着冲他招手。他点点头,内心却不知觉有些许惊讶。
安迷修为什么会来这个店……?
这似乎并非符合他的喜好吧,格瑞难得的发着呆,差点撞上一个身材高大的人。
“哟,这不是格瑞么。没想到你也会来这个店啊。”
雷狮暧昧的笑着,眼神在附近徘徊,像是在漫不经心寻找猎物的猛兽。
格瑞警惕起来。
在找什么呢。

嗤,真是有趣,想不到格瑞竟然也来了。
为了那个傻子吗,还是真的是有什么这方面的需求。
我挪开眼神寻着那个中二病。出乎我意料的,并没有一眼就看到那根精神的呆毛。我不耐到咂了咂舌,再次细细的找着。
啊,找到了。
在瞪走他身旁那个意图不轨的男性之后,我向格瑞打了招呼,便往着安迷修的方向走去。
我俯视着他。
“找到你了。”
他迷迷糊糊的眯起眼睛。大概没有看清,安迷修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“雷狮……?”
“算你还有点清醒。”我哼了一声,拍拍椅子坐在了他的旁边。他看着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我瞟了一眼他微红的脸。看来没喝多少啊。
怎么醉成了这样……
不过,也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我轻轻用指尖敲着着柜台,要了一杯琴酒。正无趣的盯着杯中摇晃的液体时却又听见他小声咕哝着什么。
“嗯?”
他像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,被吓了一跳之后离我远了些。
没意思。
我喝着酒,又看了他几眼。
有点热了啊。

安迷修好像有点醉了。
好困……
小小的打了个哈欠,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就在这里睡着。他想起凯莉小姐的恐吓,身体不自觉为那样的后果抖了几抖。
不对啊……在下是男性……怎么可能会有认肖想在下的屁股……
好想……睡……
“找到你了。”
雷狮……
他来了啊。
安迷修小声念着雷狮的名字,脸却是又红起来了。
听到了雷狮的声音。
可以睡了。好困。

ALL金 第九神使

抱歉不是很高质量很长,我要交手机了……

不过现在还是先想想怎么落地……!
金抱着自己的脑袋,慢慢的冷静下来。对了,大人给自己的元力……
他打了个响指,尽管在气流的呼声中出现一个有点伞状的东西,让他的速度降了下来。
“这是……?”
金迷迷糊糊抬头一看——这一看差点没把他吓个半死。
那个东西上面,竟、竟然有一只猫??!
金只觉得害怕,再加一点点的慌乱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
他怕黑猫啊噫呜呜噫!!!!
很棒,由于金宝的胡乱扭动,发生了大型惨案……
那个帮他缓解气压的东西……破了个洞……
而那只黑猫不知什么时候竟跑到了他的肩上。它甩甩尾巴,用绛紫色的眼睛盯着他。
“喵嗷——”
它打了个哈欠,继续用着充满兴趣的眼神看着金。
好吧,虽然给一只猫冠以形容词不太贴切……但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只黑猫的打量……啊,目光。
总是会不自觉的给它用人类的形容词呢,为什么啊……
金有些苦恼的揉揉脑袋,忘记了他现在的危险。
于是。
“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

沐先生:

爱君笔底有烟霞:码住



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


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,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


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


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


等等等等。


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,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。


我们的目标是,手机能做到的,绝不用电脑来解决。


先上效果图:





(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.mp3




在html语言里,<>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,比如<b>的功能是加粗。


用法就是:<b>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</b>


你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结尾处有个</b>呢?


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,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。


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,才会有这个效果。


也就是说,你用 <b>第一章</b> åŠ ç²—完章节标题后,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,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。




如果实在看不懂,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。




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,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。




加粗:<b>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</b>


引用: <blockquote>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</blockquote> 


下划线:<u>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</u>


删除线:<strike>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</strike>


圆点标题:


<u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ul>




数字标题:


<o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ol>




插入链接:<a href="http://www.baidu.com" target="_blank">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</a>


(注: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,我这里用的是百度)




最后,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?


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:<br>


大段大段的空行:<br><br><br><br><br>




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


【ALL金】第九神使

他说,好啊。
虽说他并不很相信这位“上司”(可以这么叫吧),可是去玩玩似乎也不错呢。
谢过了大人,金还来不及收拾东西就被一个不明的白光闪到了眼睛。
“!!!!(金宝的无声尖叫)!!创世神大人!!!!!别玩了!!!”
“你——说——什——么——我——听——不——清————”
(金:??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)
金被气流震的头晕眼花,离昏过去有一步之遥了。他也挺想昏过去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一直让他反抗自己的意识。
“坚持住。”
“我在那里等你,金。”
真是好令人感到安心的声音呢—————金这么想着,头脑倒是有些清醒起来。